人生 新闻

考虑社交需求和经济损失,小学不停课

作者:周琴   来源:澎湃新闻 发表时间:2021-01-29

我们一家三口侨居在有“北极首都”之称的特罗姆瑟(Tromsø),一个只有7.5万人口的挪威小城。

虽然人口少,但这座大学城一年四季都有来访者,除了看北极光、观鲸鱼和滑雪的游客,伴随着极夜和极昼,还有各种国际级别的活动:马拉松、特罗姆瑟国际电影节、北极前沿峰会以及音乐节。往年,小城的生活因为丰富的活动而有盼头,再加上冬夏两个带薪长假(五周),虽然这里自然条件艰苦,每年有半年积雪,两个月没有太阳,但日子可以热热闹闹地过下去。

然而,疫情改变了一切。截至2021年1月28日,总人口536万的挪威,共有新冠确诊案例62129人,其中死亡人数为557人。特罗姆瑟市政厅门口的鼓舞士气的彩虹标志。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特罗姆瑟市政厅门口的鼓舞士气的彩虹标志。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社会保障让失业人员有体面生活

去年三月开始,由于不鼓励跨国旅行,几乎所有有益身心健康的群体活动都受限或暂停了。本地的防疫政策根据疫情的轻重而时松时紧。

去年三月,第一波疫情到来时,挪威采取了最严格的防疫措施:禁止聚会,学校停学,除了社会必需行业,如医院、超市等正常运转外,其他工作都鼓励在家上班。

疫情导致失业率大幅攀升,其中受冲击最大的是旅游业和航空业。2019年挪威的失业率为2.3%,去年三月失业率飙升到8%左右。五月过后,失业率逐渐下降到5%左右,并一直维持到今天。

不过,由于挪威社会保障体系完善,失业人员也还能过着体面的生活。挪威社会保障局给失业人员发两年的失业补助,前十个月约为失业前工资的80%,之后下降到失业前工资的60%。

近期有新闻报道说,挪威疫苗接种造成个别死亡案例,后经调查,死者多为老人院里超过八十岁的高龄人士,其死亡和疫苗可能相关,但关系不大。疫苗接种可能会引发发烧等不适症状,进而可能导致高龄人士死亡。不过,挪威政府认为疫苗是低风险,应继续推广,但高龄人士需要由医生决定是否接种疫苗。

1月20日,特罗姆瑟全体居民都收到短信,个人可以自愿去网上注册进行疫苗接种,两天之内就有三分之一的市民登记注册,其中也包括我。极夜时游泳馆窗户上挂的鼓舞人心的爱心

极夜时游泳馆窗户上挂的鼓舞人心的爱心

防疫措施:承认社交是人的天性

和别的国家相比,挪威的防疫措施再严格,也都是以人为本,承认社交是人的天性。无论疫情如何严峻,只要不在隔离期,都不限制出门运动、购物、与朋友见面。虽然政府鼓励大家不要进行不必要的旅行,但圣诞假期回家和亲人团聚被认为是必要的旅行。

最近的防疫措施规定,不能在家招待客人,但小学同班同学可以互访,单身人士也可以每周有两个固定访客。

挪威人通常很相信政府,按政府规定和法律行事。比如,最近发生了一件事引起了公众讨论。特罗姆瑟大学的学生宿管会于新年后出了新规定:禁止住在学生宿舍的学生接待访客,并说此规定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不料,此举在本地引起轩然大波。

大学法学院教授和律师表示,宿管会此举违反了宪法和人权公约,这两部法典赋予每个人拥有隐私权和享受家的权利。宿管会把宿舍租给了学生,宿舍就是学生的家,学生有权利自己决定是否接待访客。教授也特别指出,此禁令和政府颁布的关于独居人士的访问规定相冲突,学生上网课本来就缺少社交,访客对他们的身心健康很重要。宿管会好心办坏事,倒是知错就改,取消了禁令。

即使在学校停学、社交活动受限时期,同班同学互访不受限制。挪威儿童部长强调,小孩子的天性就是和朋友玩和学习,所以首先要保障他们的利益。我也鼓励儿子邀请同学来家玩,家里几乎每天都有小朋友来来往往,很是热闹。我儿子邀请同学来家里联机打游戏,很是热闹

我儿子邀请同学来家里联机打游戏,很是热闹

我的孩子10岁,上小学五年级。去年三月学校关门六周,除了社会必需行业从业人员的孩子可以在学校上学外,其余学生都在家上网课。

然而,10岁的孩子独自在家,根本管不住自己,没有人在身边就会上网打游戏,所以我和先生就轮流在家陪他上课。陪了几天,发现小孩子倒是适应得快,因不适应而焦虑的反倒是家长。

本来挪威小学功课就不多,上网课效率更是大打折扣,还要赔上一个大人的工作时间。停课一个多月后,挪威国家统计局发现,幼儿园和学校停课造成的经济损失是每天17亿挪威克朗(约13亿元人民币,1挪威克朗约为0.76元人民币),损失包括:年幼儿童的父母不上班在家而造成的生产力损失,学龄儿童学习时间减少而造成的未来收入的减少。

同时,卫生领域专家发现,儿童不是传播新冠病毒的主要媒介人群。于是,停课六周后,幼儿园和小学低年级重新开学到暑假。后来无论疫情如何严峻,幼儿园和小学都没有停过学。

游客从“攻陷”到消失

和大多数挪威人一样,我们一家也相信科学、相信政府,尽可能按部就班地生活。除了不能回国探望亲人、心里对疫情何时结束有焦虑、经常使用远程会议软件工作外,生活也还算正常。这里上街购物不需要戴口罩,但要注意和人保持距离,进出商店都用酒精消毒。

过去这一年, 我每天正常去单位上班,中午和同事一起吃饭聊天是一天中难得的乐事。记得一天中午,我们几个同事在一起吃饭,透过落地窗看见大街上开来一辆专供游客乘坐的城市观光小火车。我一声惊呼,快看,有游客来了!

大家先是一阵笑,然后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虽然我们尽力像没有疫情那样正常生活,但有些东西还是不一样了。疫情前有人在报纸上抱怨,现在市中心都被游客“攻陷”了,百年老店一家一家关门大吉,取而代之的是针对游客的旅游纪念品店。如今这些旅游品店也都关门了。威著名漫画家Jens K Styve的作品,描绘特罗姆瑟本地大街上,游客人去楼空

威著名漫画家Jens K Styve的作品,描绘特罗姆瑟本地大街上,游客人去楼空

这座因旅游业而热闹的北极小城,无论冬夏,街上的游客可能比本地人还多。夏天走在街上的多是随邮轮来的欧美游客,冬天则是来看北极光的亚洲游客。我有时走在街上,碰见大群的亚洲人,有那么一瞬间我都感觉回到了中国。

餐馆和酒店都因游客的到来而生意兴隆,同时兴起的还有Airbnb。我有个朋友去年买了个小公寓装修后做Airbnb,去年二月时天天爆满,每天净收入两千多挪威克朗,犹如捡钱一样开心。没想到三月疫情暴发后,游客消失了,一天也没有定出去,只好长租给本地人。

我还有一个朋友专做北极光导游生意,之前生意好的不得了,忙不过来时还要找临时工帮忙,今年冬天他停业在家,改做北极光播客。

过去一年来,我们在家宴客的次数少了一些,但和亲近的朋友仍然定期聚会聊天,也格外珍惜这样的机会,所以鲜花美酒的开支反而比往年增加了不少。新年夜,我们几家朋友聚在一起看烟花跨年,儿子许下了三个新年愿望,其中一个就是新冠疫情结束,这也是我们所有人的愿望。

(作者周琴系挪威水环境研究所研究员,现居挪威特罗姆瑟)

关于我们

《北欧华人通讯》是挪威本地唯一发行的华文媒体,也是自1990年起就被挪威国家图书馆收藏的唯一本地华文杂志。时至今日,《北欧华人通讯》已发展成包含纸媒、网站及多个新媒体平台在内的综合媒体。

《北欧华人通讯》立足挪威,专注中挪两地华人关心的问题,受到挪威华人读者的欢迎。

《北欧华人通讯》目前每季度发行一次,每期60到72页,内容齐全,分类严整,整体内容包含时政新闻、北欧生活实用锦囊,北欧人生、人物故事,艺术教育。欢迎您向我们投稿

《北欧华人通讯》是公益组织,欢迎通过银行转账或者Vipps向我们捐款。

银行账号(SpareBank1 Østlandet):
- 1813 25 27977(Nordic Chinese Communication)
- IBAN-nummer: NO0718132527977
- SWIFT/BIC for SpareBank 1 Østlandet: SHEDNO22
Vipps账号:
- 586770(Nordic Chinese Communicatio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