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谁是绿骑士?采访艺术家陈皓

 

 

两年前,“绿骑士”曾经来过奥斯陆。

绿骑士 水墨 60cm x 60cm

 

这是2019年4月到5月时候的事情,还清楚地记得陈皓和夏夏蹲在F48画廊对面的马路牙子上,天色已暗,他嘻嘻地笑着,烟不离手。我已经不记得他们为什么会跑到对面去蹲在马路边,但这一幕却让我想起了大学同学,久违的场面,有多少年没有这样蹲在路边无所事事了?一时间有点恍惚。

 

然而奥斯陆地街道很安静,华灯初上之后,路上就没有太多行人,挂在画廊里的马儿,似乎会在夜色中出走,从江南的废墟里走出来,流连在Frogner的街道上,体验这强烈的来自与陌生世界的不安全感,抵抗者寂寞,像一个静默的修行者。

 

这个展览的名字叫做“绿骑士”,那么谁是绿骑士?

 

先简短介绍一下艺术家陈皓:陈皓,江蘇省無錫人。

 

自由畫家和作家。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民进会员。作品入展2019中国百家金陵画展。第二届中国插图艺术展。第六届,第七届全国连环画展。《悲鸿精神》第四届全国中国画作品展。2020“戏曲百戏百人百画”作品展。

 

获《悲鸿精神》第四届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典藏作品奖。第三届江苏美术奖作品展提名奖。2018年江苏省美术家运河采风优秀作品奖。首届无锡市政府文华奖。第八届、第九届程及美术奖金奖。

 

陈皓、吴文鸿 《一帘清风》 240cm×200cm

 

《悲鸿精神》第四届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典藏作品奖(*中国美术专业级别最高的奖)

 

以上是一个很官方的介绍,下面这几段是熟识他的朋友的话:

 

娄知县说;陈皓的画有强烈的文学色彩。每一幅画的构图,色彩乃至氛围,都有某种故事性,好像在叙述某个东西某件事情,营造出一个丰富而又细腻的内心世界。从中你能读到一种诉说,比较含蓄,是陈皓身边的生活,也像一种梦境,像诗一样的东西在里边。这种独特的审美,非常好玩。

 

 

刘德龙说;陈皓的绘画独具鲜明个性,将人带入了似真似幻的境界,颇为诡谲。在多元文化语境下,介入中国画的方式也有多种,陈皓从速写入手,逐渐过渡到国画表现,独辟蹊径,面貌迥异,他在写生的真实环境中加入绿色骏马,给人强烈带入感。虽然在交通工具日新月异的今天,马已不具备多少实用功能,但仍然是都市侠客的梦想符号。每人心中都有一片草原,那里天很高,草很绿,马儿撒欢。

 

夏华说:他不是学院派画家,从未沾染学院的某些习气,倒是在江湖里翻滚多年,颇多一些真性情。只因为喜爱画画,自发进入画院专注修习。他身上具有某种江湖智慧,他说自己就是个俗人。但画面有某种规矩和讲究,他把那种世俗气息浓缩到男男女女众生群像,背景永远会有拆迁的废墟。倒少了许多的烟火气。或许,在画画的过程中,眼里和心里的许多杂质自然地就被清理了一些。

 

 

 

今天这个采访我们直接与陈皓对话,让我们近距离了解艺术家陈皓和他创作的路径。

 

 

  1. 印象,绿。

 

纵观你不同时期的作品,对“绿”这个色彩的印象特别强烈,现实世界里不可能是绿色的人物或者动物都被你处理成了绿色,比如有绿色头发穿着绿色内衣和裤子的女人,绿色的马,猫等等,绿色似乎是一条贯穿你许多作品的一条明线,对于你自己而言,绿色有什么特殊含义?

 

偏爱,就是偏爱。就像爱傍晚的落日,红茶和白色羽毛球一样。是那种偏爱,密不透风的,连口水也泼不进的满眼欢喜。

 

当然,你也会为那种偏爱和固执付出代价,那有什么关系,它代表你内心的开花与结果。

 

2,对于你而言,绘画是情绪的流露,还是纯粹是对于艺术的实践?还是兼而有之?

 

我一直生活在南方,老无锡的老北门,那些拆了一半的厂房,粮食仓库,停车场,学校,和巷子口跳跃的猫,你每天推开窗格,它们都呈现面前。还有许多看不到的东西,隐秘的,不可复制的,古老的,他们在某一个阶段都真实存在过。好多情绪转瞬即逝,大多数的艺术家不可能在创作中触摸到自己的隐私,但是又非常敏感,它时常暗示你并不是原来想的那回事。那些密集的,突然其来的失落常常占据你很多空间。

我经常有这种焦虑中而不知所措,我告诉自己,必须培养出足够的耐心和观察。有时候的焦灼和不自信,对于艺术家的创作不见得是坏事,至少,它可以阻止你过于熟练化和陈式化。如果能克制住它们,力量会更加强大。

 

3.东方与西方

 

画中的马,为什么是西方的骑士而不是东方的侠士?

 

骑士只是我赋于的一种精神符号,可以是西方的骑士,也可以东方侠士。我没有刻意的区分。

忠诚,勇气,骄傲,谦卑,包容……..

 

对一个画画的人来说,无论东方西方,那些关注的大师就是他们的方向。像巴尔提斯,劳特累克,蒙克,德尔沃,吴冠中,葛饰北斋,都是我崇敬的。还有许多大师。这些前辈一直影响我——与伟大灵魂对话,可以让我们认识渺小、学会谦卑,能够去对抗这一生的虚荣与狭隘。

 

  1. 意象,百年孤独

从你的作品里面。有一种叙事性。总让我想起加西亚·马尔克斯的小说,揉杂着现实与想象,又很接地气,呈现一个有着魔幻现实主义色彩的当代中国生活图景。所以好奇马尔克斯是否也是你喜爱的作家?

奥雷连诺上校的那段开场白影响了许许多多中国读者,我当然也在其中。我还喜欢福克纳,“那支折断的花耷拉在班的拳头上,建筑物的飞檐和门面再次从左到右平稳地滑到后面去,这时,班的蓝色的眼睛又是茫然与安详:电杆、树木、窗子、门廊和招牌,每样东西又都是井井有条。”你听听,每一段描述都极有画面感。

我有个好朋友在无锡的南方泉(一个古老的镇)有个很大的葡萄园,隔一段时间就叫我们去喝茶喝葡萄酒吹牛,还画些速写,他是个很好的画家,但我们很少谈艺术。有一天,突然觉得葡萄院里应该有一匹马,于是,我们非常自然在本子上画了马,后来一发不可收拾,画了越来越多的马,瘦的肥的,更多是瘦长的,像一个细竹竿狭长的身子,我朋友说,你画的那些马全有点别扭,是不是影射什么。他很严肃,我当时“咯噔”一下。哈哈,一大群有绿色蓝色胎记的瘦马,摇晃的马,还有一堆略显别扭的对话。其实他说的有道理,我们自己就是瘦马病马,平时一直千疮百孔的装,装着很强大,几乎无所不能,其实,一直非常别扭。

 

  1. 绘画与文字

你也同时也在进行文学创作,我是问题是,在什么时候,你需要用画面来表达,又在什么情况下,需要文字才可以过瘾?

对于我来说。文字是一种记录,或者说是修复和矫正的工具,绘画才是我的日常生活。我常常会把文字搅的支离破碎,搅的隐晦,含糊不清,再重新拼装出来,我是故意这样做,人类为什么想装上翅膀,除了想飞,重要的是想保护自己。

“你什么都没有表达就对了。”我一直告诫自己,不要太过于想表述,不然会把自己绕进死胡同,会迷惑自己一一你的方向不是述说,你只是喜欢画那些呈现的东西。

 

 

6.一个闪回

现在回想前年五月十七那天约好在奥斯陆市中心的akershus festning 碰头,感觉是很遥远的一幕,自那时以后挪威已经有两年没有国庆游行了。当时我们穿过各种游行队伍,满大街都是穿着传统挪威民族服饰的男男女女,沉浸在巨大的喜庆氛围中,你当时有什么感觉?

嗯,非常非常美妙……有时候回想,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1. 体验

你是一个到处体验和创作的艺术家,让你停留最久的地方是哪,停留了多久?除了你的家乡。

如果不算写生的行程,仅仅工作或者谋生,在深圳,南京,佛山待的时间都比奥斯陆起码多了半年,或者更长。但我想说奥斯陆,是奥斯陆,让我停留的最为漫长。整整二十六天,比许多待的地方更漫长更长久,我一直想,能一个人待在一个陌生的城市,你不会英语。不会挪威语。还满心喜欢的到处晃悠,嗯,多么美好。

哈哈,若干年后别人问同样的问题,我还会说,奥斯陆。

艺术家必须忠实自己的感觉。好的作品应该有所保留,有所克制。你的日常生活并不代表你的全部。就是说,你必须把生活和艺术有所分开。有个朋友说“喜欢我稀里糊涂乱七八糟的生活 ”。其实我的绘画并不是这样子的。它只是有点粗糙,不够精致和光滑。

艺术家的敏感是与生倶来,他的体验和挣扎混为一体,分割不开。可能我更像一个不安份的旅行者。约束是必须的。

7.古代与现代, 归宿

有着自由灵魂的人,无论身处任何一种社会环境,都在寻找到一个令自己精神获得自由的位置,你是否还在寻找这种自由感?还是已经获取了这个秘方?

对于一个职业画家来说,自由是一个煎熬,代价很大。

我住的地方就有一个教堂,我天天能看得见它的尖顶,但是觉得离的很远。我对自己说,你可以更安静一点,听的多一点,看的多一点,远一点。对于像我这样一个“千疮百孔”的老男人,与通向教堂,或者是自由的通道从来心昭不宣。但是绘画能够拯救我。

我总是渴望在创作中找到另一种亢奋和打动自己的力量,像生活中渴望真正的奶酪和阳光,空气,水。它还会提醒我保持警觉和好奇心。像你的储存卡一样,有足够新鲜的储存能量。 每一个臆想的花园都与生活里的场景有所区别。艺术家需要保持每天观察和交流,哪怕它不着边际。这个过程,足够让我心存喜欢。

 

8, 无锡实在是一个太有古代文化气息,尤其你又是从事国画的职业,会不会觉得自己是生活在现代的古代人?如果让你选择朝代去穿越,你会选择哪一个?为什么?

我不敢期待穿越,我连慢慢回望都不敢,我做不了宋朝人,明朝人,我连民国都不敢回头去看,那些璀璨的东西会震撼死你。

如果一定要选择,就回到宋朝吧,哈哈哈,小时候看三侠五义我就梦想会有锦毛鼠白玉堂那种本事,我差一点想帮自己装上翅膀,飞墙走壁,仗剑行走江湖。

 

9,挪威印象

你在奥斯陆停留期间绘画了大量的写生,感觉你的笔随时在记录,谈谈你对挪威的印象?

奥斯陆像一个巨大的棋盘,纵横交错,无论你走出去多远,你看见蓝的发昏的海,就能找到回家的路。

我喜欢五月的奥斯陆,“那是非常奇妙的人生体验,一天之中能经历春夏秋冬四季变化,只有在北欧才能碰到。”我的朋友夏夏说。

 

我还喜欢傍晚市政厅广场上矗立的那个志高气扬的青铜骑士,单车和滑板从身边飞驰而过,供游览的海盗船停在港口,有长辨子的公交车,咣叽咣当在你眼前经过,你还能听见远远的海鸟和市政大厦的大钟声。

还有爱德华蒙克和他的家乡,让我冻的瑟瑟发抖的世界尽头。

嗯,这是一个温暖的,让我着迷的国家。

 

 

关于我们

《北欧华人通讯》是挪威本地唯一发行的华文媒体,也是自1990年起就被挪威国家图书馆收藏的唯一本地华文杂志。时至今日,《北欧华人通讯》已发展成包含纸媒、网站及多个新媒体平台在内的综合媒体。

《北欧华人通讯》立足挪威,专注中挪两地华人关心的问题,受到挪威华人读者的欢迎。

《北欧华人通讯》目前每季度发行一次,每期60到72页,内容齐全,分类严整,整体内容包含时政新闻、北欧生活实用锦囊,北欧人生、人物故事,艺术教育。欢迎您向我们投稿

《北欧华人通讯》是公益组织,欢迎通过银行转账或者Vipps向我们捐款。

银行账号(SpareBank1 Østlandet):
- 1813 25 27977(Nordic Chinese Communication)
- IBAN-nummer: NO0718132527977
- SWIFT/BIC for SpareBank 1 Østlandet: SHEDNO22
Vipps账号:
- 586770(Nordic Chinese Communicatio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