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特隆赫姆华人华侨互助抗疫

编者注:在国内疫情已经成功控制住后,欧美疫情呈蔓延趋势并愈发严重之时,网上开始流传着:中国打上半场,欧美打下半场,而华人华侨打全场。是呀,当年初的武汉、湖北、中国爆发疫情时,拳拳爱国情让华人华侨虽身在他乡,也竭尽全力捐款捐物;而今,悠悠家园情让华人华侨在自己现今的居住国也爆发疫情的同时,也倾尽全力提供帮助。在这过程中他们折射出的人性的光辉和发挥出的人道主义精神让人感动。而下文正是挪威的Trondheim市的华人华侨在这次疫情中所经历的大事小事,为了记录这段历史,也为了在以后留下宝贵的可供后人回顾这段历史所需要的第一手资料,我们在这里记录下这个过程。

上部:捐款捐物,心系中华

2020庚子鼠年1月25日大年初一,我的心再也按捺不住了,我骑车冲进了Trondheim市(以下简称特村)的大雨里,去Lade, 买口罩!

过去1周以来,武汉一线医护人员急缺口罩、防护衣等防护用品的消息在朋友圈蔓延。大多是武汉各大医院面向世界发出的紧急通告。每天巨大的信息量扑面而来,像是给我的脑袋上加了道紧箍咒,神经越绷越紧,脑袋也越来越不清晰,心里想做些什么却惶惶然无从下手。

在海外的华人华侨中那些在重压下依然可以保持清晰头脑的人最快行动起来,组织协调捐物捐款来支援武汉,支援祖国。这样朋友圈便又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捐助渠道帖子,真真假假。所以头上的紧箍咒更紧了,到底捐给谁,谁靠谱而谁骗人?该怎样安抚我这想急切支援武汉的中国心?

看了无数个捐助渠道帖子,最终下定决心选择最可以信任的一个渠道:“北美百万口罩募捐”。华人华侨直接寄口罩到北美,组织人集合口罩再统一从洛杉矶发往上海,然后绿色通道发到武汉,说是3~4天就可以从北美到武汉。这个决定是大年三十看着央视的春晚时拍板的。

大年初一动身去Lade买口罩前,我思索着也许其他华人华侨跟我一样,陷在想支援武汉却不知如何帮助的进退两难里,所以我立马决定在群里发帖说出我的计划:买口罩,寄北美!并且附上口罩型号标准以及照片等,想着其他特村华人华侨也可以拨开云雾行动起来。

消息在特村华人群里很快有了响应,大家都是同根生,拥有同一颗中国心。但是大家对于怎么做似乎犹豫不决。因为挪威暂时没有捐助渠道,所以有人建议用邻居国家瑞典或丹麦的捐款渠道。可是有人发现丹麦学联已经停止筹款,理由是负责筹集物资的学联人力有限,能组织的规模有限。瑞典的渠道也不了了之。而我本来的计划:买口罩,寄北美,这样中间转也不知口罩多久才能到武汉急需的前线医生手里。最后大家一拍板:算了,咱特村自己集中买,直接发到武汉,寄到群里陆芳芳的朋友——在孝感疾控中心的李医生手里。孝感市紧邻武汉,防疫物资急缺状况不亚于武汉,但却没有武汉那样受到国际华人华侨的关注。听李医生讲疾控制中心的医生急缺防护衣,库存已经没有了,一件防护服一穿就是一整天,脱了就没了;口罩也已经没有库存了。

这样我们有了直接的对接人,并且知道前线医生的真实情况,大家定了心,行动起来也很迅速。有人负责交通,有人负责联络,有人负责提供网上信息,有人负责跑腿。大家相互协作,把支援祖国的大树撑起在天地间。这样朴实的善良让人热泪盈眶。没有能力跑腿的就努力捐钱,结果3个小时捐了10400 挪威克郞。大年初一过完共捐了23500 kr,共买了144个符合标准的FFP2口罩。据李医生确认以及网上考证FFP2跟急缺的N95口罩标准等同。本来买了300多个 FFP2口罩,可是经确认说有阀门的不可以,所以有阀门的那批只能退掉。

大年初一一整天奔波下来,我们发现一个大问题:我们有足够买口罩的钱,可是我们却买不到更多的口罩了,因为Lade符合标准的口罩统统售罄。特村是个小城市,商店里库存有限,又加上华人华侨统统抢货寄国内,所以整个小城口罩空了。真是有钱没处花呀!

大年初二是星期日,所有商店关门,只能等到周一。大家商议一番决定把先买到的第一批144个口罩DHL快递回国内救急,然后再想办法买第二批货。

大年初三是周一,我们分头行动,芳芳找货源,我负责咨询快递DHL。芳芳联系到卑尔根的姐妹,从她那里打听到了两个可以网购的地址,我迅速订购了450个FFP2的口罩,一个星期左右到特村,再从特村寄往孝感。订购完这450个口罩,等我再想订购100个时网站已显示没有库存。实体店卖空了,马上网店也要卖空了,作为小国家的挪威医护用品库存令人堪忧。我这边咨询DHL快递却带来了坏消息,DHL中国对接部的员工统统在放假,要到一星期以后也就是大年除十才上班,所以得等。可是孝感在等我们的救急物资,我们没有时间等。我们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这一天的班也没好好上,时间都花在多方的咨询上了。终于最后问询到一个可靠的快递渠道Bring Express,由于武汉的疫情,他们不发湖北地区,但是可以发上海,然后再由上海寄往孝感。

大年初四,第一批178个口罩终于在一波三折后成功寄了出去,预计4天到上海。第一批寄出后我们又在实体店订购了第二批200多个口罩和50件防护衣。
接下是几天着急等待,等第一批口罩到上海,等第二批和第三批从网上订购的口罩到特村。第一批口罩在开始买时就一波三折的氛围里注定走得很不顺利。快递发出后,Bring各种发邮件让填各种通关表格,终于填好了所有表格,办完了所有手续,却卡在上海海关迟迟出不来。打电话去问何时放行,回话总是回去等。
第二批订购的200个口罩和50件防护衣在一星期内到货了,由于第一批口罩卡在上海海关的教训,第二批我们借鉴其他地方华人寄物资给武汉的经验,Bring Express 直发武汉,但是寄送地址写湖北慈善总会,附带写定向捐助湖北孝感疾控中心李医生,这样快递就可以走国内开通的应急绿色通道。快递就这样顺利地寄出。可是由于疫情的缘故,物资颠簸了近四周才到达湖北慈善总会。

而大年初三网购的第三批口罩一星期以后一点消息都没有,打电话去问,回话是没有库存,在等供应商交货。再问为何没库存却订购时显示有库存,回话是订购时系统显示有问题,无奈只有焦急等待。一直等到订购后的两个星期货才到特村。然后快马加鞭地填写通关材料,准备去邮局寄。但是邮局已经不给寄了,由于对中国越来越严重疫情的恐惧,Bring平邮已经停运,Bring Express 没有停,但是工作人员解释说无法确定能不能寄到,多久才到中国。好不容易抢到的并且焦急等待两星期才来的口罩,邮局却寄不了了。渺小的人在社会的大环境限制里是那样的无力。
1月28日寄走的第一批口罩终于在16天后的2月13日从上海海关放行,还得交一大笔关税。之后,上海交接人赶紧发往孝感。救急的口罩就这样静静呆在上海海关里10多天,错过了救人的最佳时期。

2月11号到特村的第三批口罩因为Bring Express对中国地区的停运,所以只能另想办法。最后联系上挪威奥斯陆的支援武汉的大群,他们有自己专业的物流公司负责从挪威到武汉的物流,我们再没有其他的办法,所以决定把口罩寄给他们,并且支付一定的物流费。第三批口罩2月12日从特村寄往奥斯陆,因为没有填写收件人电话号码,而是写的座机号码,所以又耽误了4天,2月17日才到奥斯陆。奥斯陆在2月底才把第三批货发往武汉。武汉对接人收到时,国内疫情已经基本控制住,又加上国内大规模生产口罩,所以武汉已经不那么需要口罩了。3月初挪威本土疫情大反转,感染人数蹭蹭往上涨,3月中已经很严重,学校关门,商店停业,公司在家办公。而这时挪威的前线医护人员急缺口罩、防护衣等防护用品,可是挪威全国的医护用品已经几乎被买空。刚刚恢复平静的内心又充斥着一种愧疚感,无法安然,心想要是第三批口罩最后没有寄出,转赠给挪威的医护人员该多好。

这次的募捐经历无比纠结。原来,在磨难中我们方可学会卑谦地抬头仰望神,让我们重新审视这个世界,并认真地思考属于永恒的事。把信心重新建立在神的身上,因为只有神所赐的信心才经得起苦难的试炼。

下部:睦邻互助,风雨同舟

今年二月初,在国内新冠疫情在武汉爆发之际,很多华人朋友从中国回到挪威。当时挪威政府并没有出台任何隔离政策,但许多从国内回来的朋友,为了他人的安全着想,还是希望能自我隔离。可具体操作确实有一些困难。例如:如何和单位领导沟通,谁来接机,如何购物,寻找隔离住宿等。在此情形下,孙先花、谢琅、于强等有爱心有责任心的华人华侨自发成立了抗疫睦邻互助群。互助群刚一成立,立即得到很多华人华侨朋友的支持,众多求助者和志愿者都加入进来。在群中,志愿者的无私奉献,求助者的信任坦诚,让大家感受到彼此的温暖。很多人过去从未谋面,因在群中彼此帮助,成为了好朋友。从2月初成立到2月26日挪威出现首例新冠确诊,群内志愿者已帮助到7位自愿隔离的朋友。诸如帮助他们寻找隔离住处;帮助购买、代取食品和生活必需品;帮助兑换货币;帮助联系医生,咨询问诊等。同时大家也共享很多防疫知识、信息、经验。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至今为止的挪威新冠确诊病例中,基本上不是华人输入!

2月26日,挪威出现首例新冠确诊病例,到3月12日仅两周时间就急速上升到了629例。挪威政府在3月12日紧急宣布全国停工停学,封锁边境,大量的确诊病人涌入医院……在这些确诊病例中,有一部分是被感染的医务工作人员。而医院也面临着二战以来从未有过的巨大挑战……
由于1月底,国内疫情的爆发,在挪华人华侨几乎扫空了挪威市场上的口罩,绝大部分组织捐给了国内,极少部分寄给了国内家人。导致疫情开始时,挪威医院面临防护装备不足,最前线的医务人员没有足够口罩使用的严峻局面。

3月15日,St. Olav Hospital 向社会发出紧急求助。很多企业例如SINTEF都将储备的工业用口罩捐给了医院。互助群也马上响应,在挪威特隆赫姆华人圈发出紧急求助信,希望大家把前段时间买来自用的口罩先捐献给医院,以解医院的燃眉之急。短短几个小时,就有几十人响应, 愿意把家中自存的少量口罩送给医院:10个,20个,40个,50个……有的华人华侨甚至从Oslo发来信息,询问如何邮寄过来。叶子连夜联系St. Olav医院的心肺科医生,商量收集口罩的方式。第二天,就在自由教会设立了收集点。

由于全国处于停工停学状态,为了减少大家出行,互助群的志愿者子先、叶子开车到全城各处上门取口罩,最远甚至开车到30公里外的Stjørdal。取件场面也是非常让人感动,有人派孩子拿着口罩在风雨中等候在商店门口;有的在家门口等候;李晨星还在坐月子,派挪威老公把口罩从阳台上缓缓扔下来……更多的朋友是把口罩包装好放在门口,还贴上暖心小纸条:“风雨同舟,守望相助 ”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众人拾柴火焰高,短短两天就收集到近500个口罩。St. Olav hospital 心肺科医生拿到大家捐赠的各种类型口罩,非常感动,特地发来照片,对我们表示感谢。

后面几天又陆续收到朋友们寄来的口罩包裹,都由子先、叶子转寄给医院。

疫情至今还没有结束,互助群的故事还在继续。由于民间的捐助非常有限,李晨星虽然在月子中,还坚持组织了在挪华人捐钱从国内采购口罩支援挪威医护人员的行动。由于各种协调工作,她需要经常看手机,打电话,以至于现在眼睛出现了很大问题;互助群中,有些朋友把国内寄过来的口罩,分发给自己的邻居和朋友;有些朋友在体弱多病的易感或确诊的邻居门口贴上纸条:我愿易帮助你购物/取货……

在写这篇小短文的过程中,在征求群内部分朋友的意见时,很多人都不愿写上自己的名字,每个人都说自己只是做了一点点小事……

病毒来到我们身边,看着每天都在增加的逝者的数字,我们没有办法让自己不感到一点焦虑和恐慌。那每个数字都是具体的人,是某人的父母?某人的朋友?某人的孩子?我们都在同一条船上,让我们彼此鼓励,彼此扶持,彼此相爱,风雨同舟,互助守望。